本文共计202个字,预计阅读时长需要1分钟。

昼短夜行,伛偻颠簸。
偶尔有零星灯火,如流星般,倒影划过。
没有半月繁星,捂住耳朵,幽灵一样穿梭,颇有一种生死由命的快感。
早一些的日子里,记忆斑驳,说不清的百样滋味。那些仿若回声的呢喃细语,心魔一样。
而现在,我好像感觉到了希望,不是期望的目的,而是遗忘的希望。
经过了挣扎和嘶吼,无奈和放弃。慢慢的,成为了沼泽般粘稠的习惯。
我,终究会虚无吧。
我,终究会死的吧。

来世不为人,清风送生灵。忘川浮三生,奈何自在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