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都成了流年

刚看了一同学的回忆录,看见了他以前生活过的角角落落。? 或许,他已经忘了我。? 不断的生活,不断的遇见新的人,不断的离别,还来不及对这次离别感到伤感,下一次的离别就到来了,或许真的像他说的,都麻
...Read more...

有一天

我想起了我的删除的好友,她叫哭哭 我就是叫她哭哭 我不知道她的真名 甚至关于她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 有一天,我想起了她的空间的风格 角落里的忧伤,无奈的独自的坚强 讨厌过节 有一天,如果我变了 变
...Read more...

静止

QQ里的人,纠结了。? 我真不知道谁放哪个分组里好了? 不整理心里还不舒服,整理了心里也不舒服。? 我只想在我的性格里平平静静的,安安宁宁的? 可是…? 所以我选择离开,把重要的都丢弃了,也许悔
...Read more...

酒吧里、看着消失的男孩

酒吧的晚上像是磕了太多药的男人,醉熏熏,充满了原始的欲望,赤裸裸,甚至连掩饰都不屑,男男女女在舞池中疯狂的扭动着肉体,男人的健硕和女人的妙曼交织在一起,有意和无意间的摩擦揩油挑逗…? 杭州这个具
...Read more...

最大的伤心

好多年了吧!我发现最大的伤心还是你。 对我来说,就好似一个禁区。 不敢碰 一丁点都不敢 刚看龙眼儿的资料,看见一句话,"忘记了不该忘记的人",我是忘记了呢?还是没有忘记呢?我也不清楚了。 想哭、
...Read more...

似水流年

月夜如沙,天上清寒诉寂寞,枕上余香印悲凉。 轻烟似水,人间缠绵笑繁华,细雨问情几时终。 ——题记 一直以来,都喜欢一个人静静的伫立在流水趟过的门前,等待着黑夜的来临,望着那暮色的夕阳和一点点弥漫
...Read more...

夜? 烦躁? 不想理任何人、再不给默打电话了? 是否对错我不管了? 本来困了的,宿舍好吵,吵的不困了。本想说说,但想到平时我可能也打扰到别人,所以还是算了。没什么底气,似乎也没什么用。? 我不会
...Read more...